免子的兔,兔费的免

这里染璃,叫梨子会更高兴的。想扩列想疯了!QQ1927503358,请随意添加。
是没脸承认的辣鸡写手和过激卡吹奈布吹,目前混迹于凹凸/第五。
cp主食雷卡/杰佣,主要产粮是乙女向……
请督促我日更!(土下座JPG)

臆想症(R)全文

安迷修x你

是车车部分的全文,前情戳头像。

链接评论发,翻车叫我。

顺便宣传一下我的QQ,1927503358,没有人催我更文我就会咕咕咕一个月的!所以请多多加我并且叫我滚去更文!

你🔫:

明白了,,,,,,,,,,吗?

没啥用的光耀:

!!学到了!!!!

王不留行板归:

有用!

( •̀∀•́ ):

转需!

千水水麻辣味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臆想症(R)

是点文活动的车车……急刹车预警
懒到隔了一个月才更文并且没更完
车车走链接

他们都说你是个疯子。

可你不过是能看到他罢了。

你自幼时起便很孱弱,别的孩子四处奔跑玩闹时你却只能在病床上躺着,安静注视着药水顺着输液管进入你的血管。等你稍稍健康一些时,他们却已经形成了自己的圈子。不知是谁先发起的,把欺负你当成了一个必不可少的游戏。你也因此越发胆怯,不敢和任何人交流,朋友什么的不过是故事中才能见到的幻象。

直到某天他向你走来,你记不清那是那一天的事了。可你却始终清楚的记得温暖的阳光自叶片间的缝隙落下在他的棕发上,打上对比鲜明的光影。以及除了家人外他人对你说的第一句话:“我是安迷修,不知在下是否有幸认识可爱的小姐呢?”

后来?
后来你就顺理成章的在他的引导下一步步走出了自闭,终于也能像个正常人一样有了几个朋友。可这一切又被你亲手摧毁了。你向最为信任的朋友介绍安迷修时还带着一丝丝宣示主权的骄傲,可他们看待怪物的眼神令你如堕冰窖。即便是在六月,那样的眼神也让你浑身颤抖。

发疯一般的推开他们,你连头都不敢回的逃回家把自己锁在房里。可那些话却在你耳边挥之不去——“那里……没有东西吧……”

“走开!”你随手抄起一个枕头朝着空气砸去,枕头在空中画出一道弧线又堪堪落在桌上,恰巧撞落了玻璃杯。你想要去捡起那一地的残骸,却因过急站起而眼前一黑跪倒在地。“啊……”你目光迷蒙地凝视自己的手心,鲜红色的液体缓缓顺着划痕溢出。完全不觉得痛呢,比起心理上的那种感觉的话。

明天,该怎么面对大家呢……

感到眼前的光线被人遮挡,你抬起头看见安迷修正蹲下来与你平视。“安迷修?”你伸手去摸他翘起的耳发,像他本人一样柔软却有力量。你垂眸轻声低笑起来,他怎么会是假想的呢?此刻他不是就在你面前吗?

“他们不认可的话,小姐就跟在下私奔去谁都找不到的地方好了。”他的眼睛不再是你熟悉的澄澈的一潭碧水,倒像是童话里诱人堕落的妖精。仿佛心神都被抽走了一般,闭上双眼,你听见自己幸福地笑起来:“好啊。”


https://shimo.im/docs/KI5X4BIVYTAwyZ9R 点击链接查看「臆想症」,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1个简单粗暴的lof手机排版教程

修机型佣兵阿羽:

然而超链接的尝试失败了……其他的先马住,等有空了慢慢尝试


萎靡不振の桑黍:



转存




爱君笔底有烟霞:







想必很多写手一提到lof客户端排版都有白眼翻到天灵盖的冲动








无论你敲了多少个回车键,最终还是只显示一个空行








开电脑就为了加粗个标题








链接只能干巴巴地贴一个网址








等等等等。








lof客户端没有编辑器,但是我们可以手动呀。








我们的目标是,手机能做到的,绝不用电脑来解决。








先上效果图:























(八百人尖叫鼓掌音效.mp3
















在html语言里,<>这个符号就代表一个功能键,比如<b>的功能是加粗。








用法就是:<b>把你要加粗的文字放到这个标签里来</b>








你可能要问了,为什么结尾处有个</b>呢?








这是作为这个语句的完结,就像双引号要打完整一样。








只有框在这个完整标签里的文字,才会有这个效果。








也就是说,你用 <b>第一章</b> 加粗完章节标题后,可以随意地在后面输入文字,就像我现在干的这样。
















如果实在看不懂,请点这里看视频教程
















以下是每个功能的格式,复制后替换文字部分就可以了。
















加粗:<b>输入你要加粗的文字</b>








引用: <blockquote>输入你要引用的文字段落</blockquote> 








下划线:<u>输入你要打下划线的文字</u>








删除线:<strike>输入你要打删除线的文字</strike>








圆点标题:








<u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ul>
















数字标题:








<o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ol>
















插入链接:<a href="http://www.baidu.com" target="_blank">输入你要显示的文字</a>








(注:第一个引号中的网址替换成你需要的网址,我这里用的是百度)
















最后,如果想插入空行怎么办?








在你任何想要空行的地方直接输入:<br>








大段大段的空行:<br><br><br><br><br>
















补充一个大家最关心的艾特功能及常见问题





百fo点文二宣

如题,抽三个小可爱写文。因为看到的人实在太少了就没忍住来了个二宣。接受任何倾向!

点文活动

占tag致歉
是之前说好的百fo点文,车还是糖还是刀都可以。会抽三个小可爱的梗写文。(其实我私心喜欢赤鸡的大三角!)乱棍打死。不管是谁都请点文吧!
就这样,等150fo我还会回来点文的!

黑化病娇系(3)

中考完第一波诈尸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雷狮篇http://mianzidemiantufeidetu.lofter.com/post/1ee8a54a_12cf23ae

吸安请走

http://mianzidemiantufeidetu.lofter.com/post/1ee8a54a_12ba4fee

卡(wo)米(lao)尔(gong)

睁开眼睛的时候你就觉得不太对劲,视野中不再是熟悉的旷野的天空而是明显属于人类的房间。试着移动了一下折断的翅膀却并没有传来预期的疼痛,扭头才发现羽翅已被精心包扎过,因几天的挣扎而蹭上的泥沙也被洗去,露出浅褐色的羽毛。

你是一只夜莺。

从你的角度刚好可以俯视这个房间,简洁的装潢风格,是时下热推的极简主义。黑色的大床上睡的是有着缎子般柔顺黑发的少年,与同性相比稍长的睫毛随着呼吸轻微的颤动着,在照进窗户的月光下投射一片阴影。

他的睡姿很乖巧,完全不像那些精力过剩的小孩子,连睡觉都不安分。但从他眼底淡淡的青色可以推测的出他的睡眠向来很浅。

你无意间触动雕有繁复花纹的鸟笼,清脆的金属撞击声虽微小却在寂静的夜晚被无限放大。浅眠中的少年在无声无息中睁开了睡意还未褪尽的双眼,目光渐渐清明望向你的方向。

啊,好尴尬。
你因为偷看被发现心虚的退后了几步,却下一秒径直撞上笼边。他倒是丝毫没有察觉你的尴尬一般,或者说他根本就不在意这些,脸上波澜不起地翻身下床,素白纤长的手指搭在鸟笼上。

这是你第一次近距离看他,五官长得很精致,但最夺目的还是那双映着大海的眼睛。太近了,以至于你可以看见他眼里你的倒影。那是马尔代夫般清澈见底的海,能映出世界上最美的万物。

在养伤期间,你凭着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渐渐了解了一些关于他的信息。比如他叫卡米尔,但周围的人都亲近的叫他卡卡。他还有个叫做雷狮的堂哥,跟他完全不是一个属性,眉眼之间的相似却无可辩驳的证明着血脉的相通。以及每天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到窗边逗弄你,第二件事是满脸冷淡地从书包中倒出一堆粉色的情书然后沉迷学习。

在卡米尔好吃好喝的伺候以及无微不至的照顾下,你的伤势恢复的很快,已经到了可以振翅飞翔的程度了。按常理来说卡米尔对于这种事应该了如指掌,他却迟迟没有将你放归山林的意思。

按捺了几星期后你终于忍不住埋藏在血液里的属于鸟类的飞翔的冲动,在夜晚也不再歌唱,只是绕着笼子一圈圈打转。卡米尔的回应却是置若罔闻的沉默,哦,还有加固的笼锁。

直到那天金的到来,才打破了这一僵局。如你所愿,事情出现了“转机”。金一如既往咋咋呼呼的跑到你跟前,一路撞落数本堆叠的书籍。卡米尔倒是习以为常的跟在后面,顺手捡起散落的书籍重新放回原处。

“诶,卡米尔,这不是你上次救的那只夜莺嘛!”卡米尔闻言并无过多反应, 只是嗯了一声表示回应罢了。“那你不打算放回去了吗?”金半是好奇半是无心的问到。少年手下收拾的动作一顿,而后掩饰得极好地回复:“等它完全康复再说,我还不放心。”“诶___”金拖长了声调,完全不信的样子。“你今天是来复习的吧。”卡米尔干脆的结束了这个话题。

听着两人的对话,金神经大条也许没有察觉,但你和卡米尔朝夕相处,自然是了解他的。多半,他是不打算放你回去了吧。你这样想着,心里沉重的透不过气来。

只是你还是不够了解他,不然你也不会在他打开笼子时产生期待。柔软的指腹缓缓沿着你光滑的羽毛滑动,带着温柔与怜惜让你迷惑。被他那样的捧在手心,视若珍宝一般,他的眼里带着让你无法读懂的情绪。

“抱歉。”
声音轻柔的像是叹息,羽毛般落在心间。下一秒,翅膀被撕裂的剧痛传来,你甚至怀疑这是一场梦魇。挣扎着想要醒来,却发现这就是现实。昔日最信任的人撕下伪装成为最无情的加害者。心口的疼痛更甚与翅膀被毁坏的痛楚,凄厉的叫喊逐渐偃息于微不可闻的呜咽。

所以当金再次造访时,卡米尔神色如常的说出你再次遭到攻击这样的谎话,你终于读懂那样的眼神的含义。

【留在我身边吧,永远。】

喜欢的请留下你们的小红心和小蓝手!

【百fo点文预警】

现在是85fo,再来十五个我就可以踏上三位数之路了!液!会抽三篇写出来,爱你们!

【废话预警】
啊啊啊终于码完了,这篇耗时大概是两个小时,修修改改终于成了你们所见的样子。全程BGM是心做し,听着听着就蜜汁有灵感!
今天早上把天降之物补完了,这是第一次看番看到哭。呜哇我妮姆芙小天使招谁惹谁了,第一季扯她翅膀,后期又被某个医疗用天使欺负,最后还自爆而死,到死都没亲近过喜欢的人,还一直以残次品自居。啊,动力炉好痛,我想寄刀片。

【沙雕预警】
昨天和基友连麦玩第五,周围同学蜜汁默契:
“兄弟你老婆跑了!她是我的人了!”
“大连小哥哥你好,我是你老婆的男人”
“诶嘿嘿我们要去楼上酒店开♀房了,你老婆要被日了!”
救命,对面是个小姐姐啊儿子们。

【宣誓主权预警】
卡米尔小天使是我的!我的!我的!(强词夺理JPG

你也会累,不是吗(1)

雷狮x你

我我我我发誓上次那个病娇系没有坑(・ิϖ・ิ)っ

你最与众不同的一点,大概就是左手手腕常年带着护腕。不论天气多么炎热,你都不曾摘下它。周围的人问起时,你唯一的回应便是一句掩饰的“没什么“。有人猜测那是你的恋人送的礼物,也有人猜测那是初恋留给你最后的回忆,是你沉溺于回忆不肯脱身。

只有你知道那是他带给你的伤,不仅是手腕上的,亦是心上的。并不是为了纪念什么才带着的护腕,仅仅是为了遮盖那几道刻骨铭心的伤疤。

雷狮。

你最不愿提及的回忆。

破碎的笔画拼凑出他的名字,烙印在你的左手,再深几分就是致命的动脉。

即便如此,他也没有再回过头。

真是绝情透顶的家伙,对吧?

不过话说回来,谁能确保你不是一厢情愿的自作多情呢?

你和他从相识到遍体零伤的离开,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四个月。却刚好留下最疼痛的回忆。

一开始出于什么心里才加进那个乙女群的呢?看到满屏的土拨鼠尖叫乙女雷狮的皮气有多正,大概也是有点动心了吧。原本抱着并不认真对待的心情,开始了和乙女雷狮的聊天。

屏幕那端的是谁呢?你轻轻的把手机捂在心口。
屏幕那端的又会是哪个鶸呢?雷狮懒散的敲击着回复。

他承认是出于无聊才加进那种充斥着小女生的群。皮气正?嗤,作为本尊还需要费心费力的去拙劣模仿?

初次交谈时忐忑不安的心情如今依旧记忆犹新,小心的组织着词汇生怕触犯他的逆鳞,哪怕是简单的单字回复就足以让你原地爆炸成烟花。

像兔子一样胆小的家伙呢,却意外的让人觉得有趣。比起那些叽叽喳喳的围上来的花痴,反倒是这种更让自己感兴趣。雷狮对你的第一印象大概还是不错的吧。

“起来了吗?”
“没有哦。”
自从几天前攻略成功以来,这样的对话便成了每天早上的日常。
“不愧是鶸的生活习惯。”

雷狮心情颇好的挑起嘴角露出一个痞气至极的笑容,微微眯起的紫眸中是捕食者的凌虐气场。在键盘上敲出的却是看似波澜不惊的平静回复,完全看不出任何额外的感情。的确是他的风格,不给你任何得意的机会。

“这么说雷大爷您是起来了并且非常健康的在锻炼吗?”
相较于初识时你如履薄冰的交流语气,现在的你更多了几分恃宠而骄,牙尖嘴利的互咬回击也不是什么稀事。

“那是自然。”雷狮想都不想就开口扯谎。海盗头子要什么诚信意识哦。天知道他现在正以和你同款的咸鱼躺赖在床上不肯起来。

emmm剩下的明天接着肝吧,感觉写到后面就没有之前的感觉了qwq

黑化病娇系(2)

安/雷/卡/嘉/金

时隔一星期的更文

雷狮
铁链敲击的金属响声在黑暗之中回响,周围浓重的黑暗近乎将你淹没窒息。失去视觉的必然结果为如影随形的恐惧。

你记不清在无尽的黑夜中跋涉了多久,始终不见光明近乎将你脆弱如摇曳火烛的希望吞没。

随便去哪里都好

只要是离开他的话

微弱光线下仅能看见周遭模糊轮廓,几天来似乎不曾改变的地形让你怀疑自己是不是一直在原地转圈。一直以来支撑着你的信念不过就是能够从此逃离他近乎病态的占有欲。

只是此刻你惊惶的发现你已无法向当初出发时那样坚定不移的前行了。

越是浓重无解的黑暗越是激起你的思念,早已无法压制翻腾的情绪,闭上眼仿佛他那双倒映着星空的眸子就会浮现眼前。

感到脸上一凉,才意识到自己的脆弱,仅仅是回忆就足以让思念化作泪水落下。惯性的扯起嘴角似是嘲讽自己的脆弱,却发现连这种简单的伪装都显得力不从心。

大概是真的太习惯有他护着的日子了

在关系变得如此不正常之前也是有过一段堪称模范恋人的日子的,他知道你喝咖啡的喜好,背的下你中意的品牌,看得出你的小情绪。

是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呢?

沉湎于回忆的漩涡,再次想起身奔跑时却好似被抽走了全身的力气,连站起来都成为难事。

大概……会死在这里吧

但是这样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想逃离的心情消失殆尽,甚至开始祈祷他能快些找到你。



将你从无边黑暗带出的是蓝紫色的电光,像他的为人一样张扬的不加收敛。雷光照亮他的脸,你从未如此清晰的看见他眼中那篇被黑洞侵蚀的星辰。
漫不经心的俯下身,像对待小动物一样轻松的把你抱起:“你还是这么不长记性。”

回去等着你的又是什么呢?

你当然再清楚不过。





小红心小蓝手谢谢爸爸们!
我今天雷狮和热门一定要上一个

病娇黑化系

安/雷/卡/嘉/金(黑金?)

安迷修
作为同期参赛者的你,可以算是为数不多的不认为安迷修是恶心帅人设的人。认识他的契机是你和青梅竹马组队刷怪时惹上大boss,被刚好经过的安迷修顺手救下还颇有闲暇的向你行了一个骑士礼。

你是绝对没有想到这样一个满脑子骑士道的家伙会有朝一日向你表白的。你那瞬间当机的大脑勉强运转得出该拒绝他的结论,结结巴巴的开口告诉他你和青梅竹马已有婚约。他的翠眸暗淡了一瞬,却在下一刻再次展开完美无缺的温和笑容:“没关系,在下会继续守护小姐的。”

渐渐你便发现周围的友人疏远了你,甚至一些惨死在赛场。你的身边除了青梅竹马便只剩下安迷修一个。而你心中的恐惧到达极点是在兴冲冲去找青梅竹马时只看到鲜血沾染的草地时,多日来形单影只的孤独和失去最后依靠的恐惧终于将你压垮。你终于想到大赛第五的存在。

明明在路上已经收拾好了情绪,却在听到他一如既往温柔的问候时崩溃大哭。埋头于他的温暖怀抱,如同溺水的人一样紧紧抓住他的衬衫,你无助的哭泣着:“安迷修,我该怎么办啊……你说,下一个死的会不会就是我?”他的嘴角翘起一道恰到好处的弧度,如同安抚受惊的小动物一样一下下抚弄这你的柔发,从发心到后背的脊柱。“有我在,不会让您受伤的。”你听见他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带着让人安心的力度。

你当然不会看见他眼底翻腾的黑暗,就像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你那些惨死的友人死前最后看见的那双病态的绿眸。




剩下四个来不及了呜呜呜,赶着发出来所以有点糙,以后有空考虑一下重写吧。
喜欢的请留下你们的小红心小蓝手(*/ω\*)
轻轻一点关注就能点亮咸鱼少女的梦想,你还在等什么(滚!)
求你们跟我互粉吧呜呜呜爸爸们